日本对韩限贸或欲铲除高科技竞争对手?韩国能否扛住转危为机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郝群欢

2019-08-06 06: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5日,韩国政府表示,将力推应对日本限贸的综合对策,争取在1-5年内实现100大核心战略货品的国产化。
继7月4日日本突然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大半导体进行进行严格的出口管制后,又在8月2日决定将韩国剔除在安全保障出口免申请优惠国“白名单”之外,以致除前述半导体材料外,还将有1120种军民两用的出口产品受限,意即除食品、木材以外几乎所有产品都将需要获得审批后方可出口至韩国,且审批时间高达90天,还存在未能获批的风险。
在外交努力无果的情况下,韩国开始强硬表态:总理李洛渊称日本突破了不该突破的两国关系底线,文在寅总统在深表遗憾的同时还使用“鲁莽”、“自私”、“殃及民众”、“贼喊捉贼”等来形容日本的决定,甚至不惜忍受自身经济再次受损而“以牙还牙”地宣布将把日本也剔除在韩国出口“白名单”外,并以8月24日不再续约《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议》为筹码,旨在敦促日本在21天之后该举措正式执行前改变态度。
日本此次对韩国下重手,恐怕并非单纯为了二战劳工赔偿问题而施压,更可能是想铲除日本在未来的全球高科技竞争中的对手,韩国能挺过这次危机吗?
韩国举国上下,一致对日
虽然尚未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韩国民众主动捐金救国的程度,但面对日本突然且精准打击韩国经济命脉的出口管制,韩国从政府到企业到民众,再次显示了国家危难之际举国上下齐心协力共渡难关的“强项”。
首先,政府层面上,通过解除相关产品开发规制、加大对受波及企业的各种支援以及寻求国际社会支持等方式寻求破局。韩国国会从今年4月初开始,由于朝野四党意见分歧而停摆,一度被称为“历届最糟糕的停摆国会”。4月25日文在寅政府提交的旨在刺激经济增长的补充预算案也一直被搁置,时间之长堪称“史上第二”。但在日本宣布把韩国剔除出“白名单”的当日下午,国会马上通过了58269亿韩元(约336亿人民币)的补充预算案,其中为应对日本出口管制的2732亿韩元一分未少,从而为政府实施一系列旨在为受波及企业提供税收减免和经营资金支援的措施提供了基础。
具体措施包括:为直接受波及的159种产品进口企业减免从第三国进口同等产品40%的关税;为对日出口企业延长贷款;对因进口货源不足而销售锐减企业提供67000亿韩元支援金;为减少对外依赖在进行设备投资、技术研发、并购等方面的企业提供20万亿韩元以上的支援金;成立为受波及企业解决问题的官民协同支援中心;每年投入1万亿韩元以上以增加相关产品研发、原材料、零部件、设备等竞争力等。韩国经济副总理洪南基指出,这些措施的最终目标是使韩国改变对日依赖的经济体质。
其次,企业层面上,一方面各大受波及公司积极寻找国内外替代货源,包括半导体行业从俄罗斯、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等进口原料,机械行业从德国、欧洲等引进生产设备以及国内采购等;另一方面,三星等一些大企业还认识到除需有效应对短期突发事件外,还需要同时着眼于全球经营环境趋势变化,制定公司长远而独立的发展战略的重要性。
最后,民众层面上,韩国民间反日运动也愈演愈烈。除通过各种方式抵制日货外,很多群众还自愿取消赴日旅游计划,并不断上街示威游行,举行烛光集会,抗议日本,并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道歉。此外,数万名韩国人在韩国总统府网站上签署请愿书,呼吁抵制日本产品和赴日本旅游,甚至还要求抵制明年在东京举办的奥运会。
日本的打压,韩国的机会?
毋庸置疑,此次日本出口管制对韩国经济、社会影响深远。日本此举也绝不单纯是为了施压韩国以使二战劳工问题的走向有利于日本,还有打压韩国以使其在未来的全球高科技产业竞争中铲除对手的目的。
从经济发展路径来看,韩国经济发展有追随日本的特点,从综合实力来看,韩国尚不敌日本。但近年来,随着日本经济发展遇阻,韩国在造船、电子消费、半导体、5G等领域的某些方面开始超越日本,尤其在未来可被列为第四次工业革命重点领域的投入与成绩让日本不得小觑。
2011年,韩国在全球半导体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6%,第一次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半导体强国。2017年,三星将英特尔挤下全球半导体营收龙头的宝座,取而代之。造船业订单量第一的名号近年来也始终在中韩之间转换。在关系到未来高新技术产业竞争成败的5G方面,韩国更是紧跟中国、美国之后,领先日本。这些都引起日本的警惕,进而引来了日本的打压。
短期来看,此次日本对韩国出口管制无疑会使韩国相关产业成本竞争优势锐减,产业竞争力下降,并影响到整个国民经济表现,因此,韩国今年年内的经济增长情况不容乐观。但长期来看,韩国转“危”为“机”的可能性更大。
首先,在日本的逼迫下,韩国已经认识到不能在任何一个领域过度依赖任何一个国家,从而会为减少对日依赖而加强自主研发,快速调整产业结构,加快实现对日依赖过大的半导体材料、机械零部件、设备等购买渠道多元化和自主开发而国产化的步伐。以半导体材料为例,事实上,韩国早前虽意识到该产业的重要性,但由于材料产业需要长时间的自主研发、巨额投资以及企业的垂直分工模式,见效远没有韩国后来所决定集中力量发展的半导体终端制造产业快。因此,在可以轻易从日本进口高端材料的情况下,韩国对材料产业并未有足够重视。如今,日本给韩国上了一课,韩国已痛下决心,除开始从中国、美国等地进口材料以进行测试外,还决定为芯片材料产业投入每年1万亿韩元以自主研发。通过预算、法律、制度尤其税收优惠等总动员对相关产业进行扶植以摆脱对日依赖已成为韩国当前经济发展的重点。
其次,此次日韩贸易摩擦将不仅使韩国深受其害,也会打击到日本出口企业,同时对全球产业链造成影响,全球相关产业价值链也将大概率重新洗牌。韩国将在重新洗牌的过程中发挥自身政府资金扶持与大企业牵头集中力量发展某一重点产业的发展模式优势,在继续加大力度发展现有优势产业的同时寻找对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的新的经济增长点,由政府和大企业联合进行重点投入与发展。
最后,虽然日韩关系恶化,韩国强硬回应日本的出口管制,但作为东北亚乃至世界重要经济体之一,尤其在朝鲜半岛局势有所缓和的情况下,韩国将不会放弃外交努力与域内外有关国家就日韩纠纷进行沟通,寻求双赢而不是双输的解决方案。这将有助于提升韩国国家形象,保持与各方的平衡姿态,才能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郝群欢,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韩国,“白名单”,贸易争端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快乐时时彩